波隆来了。

他带来三条货运海船,四十名水手,两百个副武装的雇佣骑士,几十箱子金银财宝。

与他傻子老婆、野种儿子、不听话的学士,一起过来的。

船上挂着波隆自己的燃烧锁链旗帜与三头龙旗。

很显眼,立即又在码头区引起一阵轰动。

“真龙女王召集王领旧臣,准备反攻君临啦!”

码头商人、水手争相奔告,惊恐又兴奋。

丹妮一视同仁,没因为黑水伯爵不光彩的出身就对他另眼相看,依旧亲自骑龙,带着白骑士与一众爵士去码头迎接。

嗯,波隆原本的姓氏不确定,但在黑水河之战中,他负责在恰当的时机升起黑水河上的锁链——对黑水河之役而言,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

波隆的任务完成得很漂亮,瑟曦和泰温授予他骑士头衔。

他也以此为荣,自称黑水爵士,并设计了绿火焚烧的锁链纹章。

当日得到丹妮承诺(立功后以他自己姓氏命名爵位),波隆便改回“黑水”的姓氏。

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

“嘶嘎——”大黑在天空盘旋一圈,落在白骑士身边,丹妮从龙背上跃下。

“臣波隆·黑水,见过陛下。”波隆带着妻子过来行礼。

“波隆伯爵,洛丽丝夫人,你们好。”丹妮点点头,古怪道:“你们该不会一直的海上漂着,就等我来潮头岛吧?”

“不,我们刚好今日到达。”波隆说。

“是呀,我们在海上漂了好几天。”同一时间,胖妹洛丽丝傻笑道。

波隆脸色难堪,埋怨地瞪视妻子,只把胖妹吓得茫然缩脖子。

“陛下,我”波隆尴尬解释:“我不确定瓦列利安的态度,万一他们把我抓起来送去君临,那”

丹妮不在意地摆摆手,骑上马,招呼他,跟她并行往浮木堡走去。

“你的谨慎是对的,能在我挂上三头龙旗帜的第一天便赶来,我很满意。”丹妮笑道。

波隆松了一口气,苦笑道:“我安排了一个探子在高

潮城码头。当日您离开的晚上,我就开始打点行装,从史铎克渥斯堡到暮谷城用了两天,买船出海到潮头岛也就几个小时的航程。

我在海上等了您三四天。您再不来,我就准备悄无声息地退回去,继续当史铎克渥斯堡伯爵了。”

“哈哈哈,很聪明,很谨慎的安排。”丹妮大笑道。

接着,她又把异鬼的事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长城远比我之前想的要麻烦,耽搁了不少时间。”

“这么说,长夜就要来了?”波隆颤着嗓音道。

“如果传说是真的,异鬼能带来长夜,那第三次长夜就要到来。”丹妮不太确定道。

她的不确定是长夜带来异鬼,还是异鬼带来长夜,又或者异鬼一直存在极北之地,随风雪移动。

丹妮甚至怀疑异鬼从来就没被灭绝过。

“那,您对未来有什么计划?”波隆想了想,问道。

中午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餐盘碟碗扯下,长长的木桌盖上海蓝色的密尔毯子,一众爵士、骑士继续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聆听龙女王讲述“龙党长夜作战计划”。

嗯,以波隆、蒙特里、阿德里安三位伯爵为首,加上七个爵士,四十多个有产骑士,就是此时维斯特洛龙党明面上的力量。

有点可怜。

不过三位伯爵并不沮丧,反而兴奋异常。

小伯爵啥也不懂,家里这么多人,还有龙,看热闹看得很兴奋。

阿德里安是当之无愧的龙党大哥,而龙女王有龙,注定会胜利,他当然兴奋。

波隆也对拥有巨龙的龙女王有信心,而龙女王不仅没看不起他,反而让他与瓦列利安、赛提加组成龙党三巨头。

七神在上,那可是瓦列利安与赛提加啊!

能与他们并列坐在龙女王御座之下,波隆兴奋得颤抖。

“我来说一说对接下来几年凛冬的安排。“

丹妮看着一众或跃跃欲试,或焦虑不安的小弟,郑重道:“首先一点,我们必须始终站在道义最高点,并真实地坚守贵族的荣誉与身为骑士的伟大精神。

不管兰尼斯特与七国其他贵族怎么选择,我们都必须把防御异鬼当成核心指导思想。

有没有问题?”

“陛下做的很对。”白骑士首先赞同。

“如果铁王座不相信异鬼的事,或者坚持异鬼是假的,甚至不管长夜,只顾出兵对付我们,怎么办?”波隆提出之前蟹老二问过一遍的问题。

“我会代表七国人民,代表正义,代表人类,代表光明与夏天,灭了他们。”丹妮很严肃地说出异常中二的宣言。

“龙石岛距离君临太近,很容易被攻击到,这没错。可同样的,我想焚烧红堡也很简单,只需往西飞两三个小时。”

“那干脆打下君临。”蟹老二叫嚣道。

“拿下君临,我就得守君临。接着,党同伐异,权利斗争。折腾一年半载,勉强稳定君临,再讨伐王领内不服之人,如此再折腾一两年。是不是还要接着征讨西境、艾林谷地、河湾地、风暴地?

等我完成征服者伊耿的壮举,七国也彻底成了废墟,被异鬼一波拿下,大家部在长夜中玩完。”丹妮盯着蟹老二的双眸,咄咄逼人地说。

“也许,没那么麻烦”蟹老二垂下头,讷讷道。

“也许?你跟我说也许?”丹妮冷冽的眼神中渐渐多了些鄙视,“料敌从宽!不要以为巨龙是无敌的,也不要把所有敌人当傻瓜。如果长夜过不去,一百个铁王座也只是废铁。”

“陛下说的对,此时拿下维斯特洛,我们也养不活那么多人。”老螃蟹沉吟着道。

“长夜到来,海岛反而成了最安的地方。我们可以加强龙石岛防御力,储备足够多的粮食,然后一直躲在岛上。

等长夜过后,七国疲惫,女王能轻而易举夺得铁王座,甚至很多敌人压根活不过长夜。”波隆缓缓说道。

巴利斯坦眉头簇起,对龙党三巨头的只从个人利益角度考虑问题的态度很不满。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学习女王陛下,一心为公,放弃私利?

“陛下虽不争夺铁王座,却依旧会履行女王的责任。”他把龙女王购粮救济三河流域的计划说了出来。

“不要啊!老奶妈的故事中,上一个长夜持续了整整一代人,领主都饿死大半。我们自己都不一定够吃,何必再管那些贱民?他们甚至不是您的子民。”

蟹老二撕心裂肺地叫嚷起来,似乎丹妮在用他的钱和粮救济百姓。

“雷加!”蟹老大拉了拉弟弟衣袖,正色道:“丹妮莉丝陛下是真正的王,你该能为这样的女王效力感到荣幸。”

听了这话,丹妮的面色才好看了一点,到底还有一个明事理的人。

这批贵族小弟的觉悟,甚至还不如奴隶湾的新自由民们。

龙女王有些虚荣,又爱装逼,爱人前显圣,也一直希望在众人面前营造出自己是个勇武、伟大、正义、仁慈女王的假象。

但她从不觉得自己多伟大、多正义、多善良,她只做力所能及之事,没有半点牺牲精神。

可与维斯特洛的贵族们相比,她突然发现自己好伟大、好正义、好善良,都特么快成圣母白莲花了。

果然,再丑的鲜花,只要遇到足够丑的绿叶,照样能被衬托成绝世仙葩。

“另外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即便长夜过去,七国凋零,我也可能无法登上铁王座。”丹妮道。

“什么意思?”众人大惊。

“我在长城上发下神圣誓言,终结长夜者为王。谁杀了异鬼王,坦格利安就愿意向谁臣服——喔,我不会臣服的,我会去奴隶湾当女王,龙石岛公爵让我的后人来干。”

这一刻,除小伯爵、巴利斯坦与老伊蒙外,所有人的脸都是扭曲的,一万头只羊驼在他们心中奔跑,一百万个“p”在脑海刷屏。

龙党三巨头,心态快崩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波隆木着脸问。

“放心!首先,我有龙,有诸位英武善战的骑士。在我的带领下,在各位悍不畏死的努力下,我们最有希望干掉异鬼王,终结长夜。”

神特么悍不畏死,听得我毛骨悚然,心惊胆颤。

命都没了,封地与爵位还有个屁用?

再说了,我还没亲生儿子,真壮烈了,家产不都留给提利昂那野种了?

波隆后悔了,瑟曦再难缠,也比异鬼容易对付啊!

他几乎都能想到瑟曦应付长夜的法子:躲在大后方,城高沟深,粮食充足。乐滋滋看着正直高尚的女王、骑士、爵士们与异鬼拼杀,等长夜结束,再磨刀霍霍,捅最后英雄的心窝子。

——这也是他的风格,他也想这么干啊!

为什么,为什么女王陛下您要这么正直,伟大,崇高,勇敢,仁慈

我与无耻狡猾的瑟曦才是一路人,怎么就脑子发热,转投了“圣丹妮”?

丹妮不知道黑水伯爵正在心中埋怨她的“崇高品德”——事实上,她压根没那些玩意儿——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说,有人抢了我的人头,成了终结长夜的大英雄,我也有权利成为公爵嘛!

君临是坦格利安建立的,王领是坦格利安带领封臣开垦的,我有资格收回自己的固有封地。

就像临冬城自古享有北境之王的称号。

如果新王依旧要占据君临,必须拿其它地盘来换。总之,坦格利安保底能有个公爵爵位与符合公爵身份的地盘。

我也会给各位留下保底的承诺,封地、爵位、金钱,都不会少。”

巴利斯坦补充道:“还有最宝贵的东西,荣誉!女王必将把大家带上一条前所未有的光荣之路,封地爵位什么的反而不值一提。”

果然,你们才是一路人,我进错了门,我想上瑟曦那种人的贼船啊!

波隆蛋痛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