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薇。”林景洲眉头微皱,慕斯年不愿意和女人接触他是知道的,今晚整场宴会除了他自己的妻子,他就没见慕斯年和那个女人说过话。

“林小姐,我和斯年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我喝了不就相当于我老公喝了,林先生,说是不是?”苏念笑盈盈的问。

林景洲一怔,没想到苏念忽然把话转移到他的身上,“啊,是。”

“渝薇,刚才我已经敬过慕总,这杯也正该敬慕太太。”

“我本来也是想着这杯酒敬慕太太的,可是我想着刚才慕太太自己说她不碰酒的,所以我这不就找慕总代劳了,没想到慕总居然又把酒杯给了慕太太。”

“慕总,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怎么能让不碰酒的妻子喝酒呢。”

林渝薇话里话外的开始挑拨着,说慕斯年不关心苏念,居然连她不碰酒都不知道,还让她挡酒。

苏念为什么不碰酒,慕斯年和苏念可是都清楚的,这是他们约定好的,不过要是没有之前苏念醉酒的事情,和之前林渝薇到老宅的事情,今天可能好真得出点事。

“我先谢谢林小姐的关心了。”苏念笑起来,“但既然这杯酒是林小姐敬的,我怎么着也得喝,要不然不就辜负了的好意。”

“慕太太不碰酒,还是算了吧,而且就算真的要喝,还是慕总代劳比较好。”林渝薇看向慕斯年,“慕总,难道您真的舍得让您从不碰酒的妻子喝下这杯酒?”

慕斯年看了苏念一眼,眼中都是柔情,“舍得吗?”

“不舍得也得舍得,这杯酒毕竟是慕氏的合作伙伴,林小姐敬的。”苏念说。

森系女孩纯净如梦中仙般可人

“哦,对了,林小姐,还有一点我刚才可能说的不清楚,我不碰酒是因为我老公心疼我,怕喝酒伤胃,所以他一般不让我碰酒,并不是我一点都喝不得。”

“所以林小姐,这杯酒不用担心,我还是可以喝的。”苏念对林渝薇举了举酒杯,然后没再给林渝薇说话的机会,直接喝掉了她手中的酒杯里的酒。

林渝薇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心中暗气,小丫头怎的这样的伶牙俐齿,藏得这样深,几句话就把她绕了进去,而且还下手为强喝了那杯酒。

而且她还什么都没法再说了,谁让她刚才自己说了一句,这酒本来就是想敬苏念的,现在人家已经把她敬的酒喝了,她这个敬酒的只能在苏念之后喝下这杯酒。

今晚她唯一一次可以和慕斯年近距离接触下的机会没有了。

“希望慕氏和林氏合作愉快。”林渝薇喝完之后,苏念笑着说道,看向林渝薇的时候眼中隐隐的带着些得意。

林渝薇勉强扯了扯嘴角,什么都没有说,她快气炸了!

林景洲看林渝薇不说话了,替她开了口,“合作愉快!”

林景洲和林渝薇从慕家的别墅出来,上了自家的车,出来之后,林景洲一直暗沉着脸,今天林渝薇的举动他不是看不出来,她哪里是想敬苏念,她是一直在试图和慕斯年接触。

他还特意观察了下林渝薇看向慕斯年时的眼神,虽然林渝薇一直极力的隐藏,但他还是看出来一些东西,再联想到几天前他们去慕氏时,林渝薇的表现,林景洲已经猜到七八分了。

林家的汽车缓缓的驶离了慕氏的别墅,路上,林渝薇因为心里有气,一直没说话,而林景洲则是因为在想林渝薇的事情,也一直没有说话。

车子到了他们下榻的酒店,又是沉默着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出了电梯,林渝薇对林景洲说,“哥,我先回去休息了,也早点休息吧。”

“等一等,渝薇,先跟我来。”林景洲说。

“什么事?”

林景洲没有回答,直接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林渝薇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她跟在林景洲身后到了他的房间。

“哥,到底有什么事跟我说啊?”林渝薇进去把包一放,坐在了林景洲房间的沙发上。

林景洲坐在她的对面,眼眸深深的看着她,那个眼神她有些看不明白,不像平时那个总是宠着她的哥哥,他现在的眼神里夹杂着隐忍,还有一丝的爱,感觉像是在看一个他喜欢的人。

这个念头一出来,把林渝薇吓了一跳,她在想什么,她怎么能有那样的念头,那可是她的哥哥,一定是她看错了,就算是有喜欢的眼神,也只能是哥哥喜欢妹妹的喜欢。

“哥?”林渝薇又喊了一声。

林景洲收敛好自己的心神,眼神重新恢复到他平时温和的样子,刚才仿佛真的是林渝薇看错了,“哥,怎么了,叫我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我很累了,想回去休息。”

“渝薇……”林景洲话说了一半,又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改为了另一句话,“渝薇,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本来懒洋洋的斜靠在沙发上的林渝薇听到林景洲这么问,顿时坐直了身体,“怎么知道?”

话一出口,林渝薇就后悔了,她的哥哥是什么人她很清楚,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才这么问她的,否则他不会轻易开口,刚才她那么回答,就相当于承认了。

“是慕斯年?”林景洲又问。

林渝薇见瞒不过去了,只得点点头,她知道,就算她不承认,林景洲也会从别的渠道弄清楚,还不如她直接承认,这样还能求他帮自己一起在爷爷那里暂时隐瞒。

“哥,是爷爷告诉的?”林渝薇试探。

“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渝薇,不可以喜欢他!”林景洲沉着声音说道。

林渝薇一听就不乐意了,“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总之就是不可以!”林景洲现在没有办法说他不同意的原因,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

“我不!”林渝薇心里压着的那点火气也上来了,“我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为什么们一个个都要来阻拦我,爷爷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们可是我的家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