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夏瑜下班回来,她的表情有些凝重,等杨言讲完落落今天比人家正牌学生还要“踊跃”、还要钟情幼儿园的表现后,才跟他商量起来:“嫣然姐有点撑不住了,她现在跟我求助,问我们家还能不能再养一个宠物……”

……

这个宠物当然是柯基小八公!

这些天,霍嫣然为了这个不肯好好吃狗粮的小家伙可是连自家店铺都顾不上去照看一下,她一直在家里陪着小八公,夜里睡觉都睡得不踏实!

霍嫣然就是这样的性格,别看她平时穿的都是名牌,走路都带着名媛的范儿,像是一个比较自我又比较娇气的大小姐!但实际上,霍嫣然一点也不娇气,店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她在忙着打理,在自己工作再忙的时候,她也没有跟谁抱怨过自己的辛苦!

不仅不娇气,跟那些大小姐相比,霍嫣然还有强烈的责任心!

她明白,狗也是一个生命,要么不养,养了就得照顾好它!

所以,看到小八公回来之后整条狗就好像抑郁了一般,经常趴在大门口,茶饭不思,霍嫣然自己也着急上火!

虽然后来夏瑜给小八公带来杨言做的狗食,小八公焕发精神地吃了起来,但夏瑜回去之后,没能跟着一起回去的小八公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自己也只是离开了一个月,怎么小八公就不认自己了呢?

这是霍嫣然怎么也想不通的。

她当然不知道,落落身上有着一种神奇的能量或者说磁场,对于心智还是一片白纸的小八公,以及当初还是小奶猫的喵小米,那可是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呢!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而且就算不说落落,小八公在杨言家度过了比较关键的成长期,它把有着大肥猫和小主子陪它玩、有着好吃的饭菜的那个房子当成了自己的家,也把落落当成了很亲切的家人!

自然,小八公那源于骨子里的忠诚感,会驱使它想要回到那个温暖的家。

霍嫣然尝试了不少办法,但几天过后,小八公都还没来得及消瘦下来,霍嫣然觉得自己都快被折腾出抑郁症了!

这不是办法!

霍嫣然今天忽然醒悟了:或许,自己如果照顾不好它,就应该把它交给能够照顾好它的人。

“网上不是说吗?狗狗跟猫不一样,主人还是要经常带它们出去散步的。但我没有多少时间在家里陪它,更不用说带它出去散步了,我自己都很少出去散步。”霍嫣然给夏瑜打电话的时候,头脑就比较冷静,她仔细地跟夏瑜讲述自己照顾不了小八公的原因。

“而且,我经常飞来飞去的,三天两头出差一次,那又得把八公带过来给你们,这样做就很不负责任了,说不定一年下来,八公在你们家里呆的时间还长!”

“我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就让你们养着八公吧!给它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霍嫣然不确定的是杨言的态度,“但你们可以吗?你要不要问一下杨言,因为你们家的空间也是紧巴巴的,多一个宠物,也是多一分负担。”

当初霍嫣然将小八公带过来杨言家的时候,也是看出了杨言的为难再多几个宠物,他们家都快要成动物园了!

……

听了夏瑜的转述,杨言却是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没关系,反正在咱们家,有咱们一口饭,就也会有它一口饭吃!以它那个长不大的身材,还是吃不垮我们的。”杨言开玩笑地说道,“而且,八公要是回来了,落落也不用天天念叨着它,我都有点担心再过几天,落落反应过来,我得怎么样给她一个交代呢!”

“那我就跟嫣然姐说了,回头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把它接回来!”夏瑜没有感到意外,她知道杨言不会反对的。

不过,不用等他们抽时间去接小八公回来,晚上七点多钟,霍嫣然便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小八公送过来了!

“嗷,嗷呜,嗷伟!”小八公回到熟悉的楼道,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它就在霍嫣然提着的猫狗袋里躁动了起来,这袋子一鼓一鼓的,还传出来它兴奋的叫声。

“到了,到了,别着急啊!”霍嫣然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跟小八公轻声说了一句,才抬手敲了敲门。

落落这时候还没洗澡呢!小姑娘站在客厅里,跟着爸爸妈妈一起看电视,开门后,爸爸的叫声,才让小姑娘恋恋不舍地将视线从电视上转移过来:“落落,快来看看,谁回来了?”

“嗷……”小柯基兴奋地叫唤着,它刚被杨言抱出来,它就哒哒哒地踩着小步子,围绕着杨言的拖鞋转了起来,那特别的叫声,一下子抓住了落落的小心脏!

“咿!”落落反应了过来,她惊奇地发出一声语气音,开始转身向爸爸那边走过去。

没几秒,小姑娘激动又清脆的笑声在客厅里响了起来:“咯咯,咯咯!”

小八公开始围着落落打转了,

它不仅将地板踩得噼啪响,小翘臀转得呼呼摇,还好像很怀念落落的气味一样,低头凑在落落的小脚丫上,舔了舔落落白嫩细小的脚趾头。

这凉凉的感觉,让小姑娘的笑声更加激烈,让她也是忍不住跟着一起蹦起来。

“这家伙,在我那里,都没有这么开心过!”霍嫣然看着小八公的样子,有些吃味地跟夏瑜说道。

“行了,你不是说一点也不在意吗?反正你以后经常来玩,又不是见不到八公了!”夏瑜摇了摇头,跟她笑道。

“我来又不是见它的,我来跟落落玩不行啊?”霍嫣然还嘴硬地哼了一声。

说起来,杨言和夏瑜都忘记了还有一茬,落落小人儿却记得清清楚楚的,她跟“好久”不见的小伙伴玩了一会儿之后,就想了起来,小手儿拉了拉爸爸的衣摆,哼哼哧哧地说起来:“唔,粑粑,气姨姨家呢?”

“什么气姨姨?你是说要去姨姨家?”霍嫣然抢在了前头,有些不解地问道。

小姑娘看向姨姨,大眼睛眨了眨,随即,她小嘴巴微微下瘪,表情很认真地说道:“嗯呀……狗狗气呢!”

狗狗都去了,落落还没有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