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宗,外室演武场边,大青石上。

自从洛羽坠崖之后,张武便顶替了洛羽的位置,常在大青石上打坐修炼,倒也安逸,可好景不长。只看现在的他,正一脸愁容地坐在大青石上,便知一二。

此刻,张武正满脸忧郁的对着小洛云道:“这可是新领的灵晶,你瞧它虽乳白温润,但却坚硬如铁…。我看还是不要吃了,免得嗑坏了牙口。等到洛师弟回来,我也不好向他交待,你说是吧?”

张武手攥灵晶,正与身前状似‘乖巧’的小洛云细说利弊。不过显然他的一番‘肺腑之言’,并未说服小家伙。只看此刻的洛云正伸出黝黑的小爪,龇牙咧嘴不时还发出“吱、吱”的威胁声,便之如何!

张武面露疲惫同时心中凄苦,发髻更是凌乱不堪,双目血丝弥漫,也不知这段时日他经历了些什么?

此时,小家伙见张武不肯撒手,顿时来了火气,是一跃便跳到他肩头!张武只觉肩头一沉,见这家伙竟然朝着自己耳朵抓来,心中顿时一慌!身体更是没来由的一阵颤抖,随即抛出灵晶转身便跑!

乳白色的灵晶,飞旋半空,透过阳光正闪烁着柔和的光晕。小家伙一跃而起伸爪接住,顺势叼在嘴中。随即他那灵动的小眼睛一转,瞬间闪过一丝皎洁,转身向着张武追去。

此时的张武一见这小祖宗,居然死缠烂打揪着自己不放,顿时悲从心中起,是一边逃命一边破口大骂:“你个喂不饱的白眼狼,家当都被你给吃了!…真没了!…你找别人……啊~!…洛羽你个王八蛋…!”

望着已经被小家伙摧残的将要崩溃的张武,演武场四周众人浑身一颤,只当什么也没看见继续修炼。奇怪的是,自洛羽失踪之后,游家姐妹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广场上每日修炼切磋之人,也是越发稀少…!

外室近日皆言:“宗门有两霸,想死找洛羽,想疯找洛云;一个玩死你,一个往死里玩!”

世事难料,洛羽虽不在宗门,可这‘威名’却越发如雷贯耳!若他知道,小洛云有这般能耐,不知是该哭还是笑?

……..

天使诱惑 裸颜蜜唇

“啊湫!…。”

连打了几个喷嚏,洛羽揉了揉微痒的鼻子,纳闷道:“最近怎么总是打喷嚏?难道有人想我!~”

说着,洛羽不禁莞尔一笑。

抬头望了望洞室四壁,他感叹道:“满以为一月时间便能突破至炼气二层,看来自己太过乐观了。…如今水源虽然不愁,但辟谷丹却用去许多,总不能等着辟谷丹用尽,饿肚子修炼吧?再者虽说自己进入了炼气期,但却不懂任何术法!看来还是需要回宗门…。”

他也知道此刻的自己,根本出不了山缝!只因那缺心眼的岩石怪一直守候在外。

来到山缝处,洛羽向外张望,见那杂草从中的巨石竟然消失不见!

见此,他顿时疑惑道:“难道这‘傻大个’想通了!跑了?”

又等待片刻,见四周毫无动静,谨慎期间洛羽捡起一块小石向外丢去。望着小石子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铺满枯叶碎石的地面上。

“啪~~!”

一声脆响之后,山谷再次重回平静,见此洛羽慢慢放下心来。可正当他抬脚向外迈出之时,突然!只觉眼前光线猛然一暗。

洛羽顿时一怔,暗道:“这~天怎么忽然暗…?我去!”

此刻已不及收脚,匆忙间急中生智,只见他左脚尖轻点翘起,身体便顺势向后急倒。与此同时,一只粗壮的手臂,竟然轰击在他先前迈出的右脚处!

“嘭!”

随着一声爆裂巨响,已然倒下的洛羽只觉山体一阵抖动!山缝口更是飞沙走石烟雾弥散……心下暗道一声庆幸,‘我去!幸好我机智,及时倒下收回右脚,否则此刻的自己岂不成了‘天残脚’!’

望着山缝外,正不断嘶吼怒击山壁的岩石怪,劫后余生的洛羽顿时一阵气恼。他随手抓起一地蹦碎的石子,就冲着岩石怪丢去,惹的它更是不断嘶吼轰击山缝。

洛羽此刻占尽有利地形!岂肯示弱,顿时嘴炮道:“敲敲敲!敲你个棒槌,我怎么你了?用得着这么死缠烂打揪着不放吗?…还不走是吧?好!…我走!”

说完,洛羽便高昂着脑袋,‘横行霸道’而去!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凯旋而归呢…!

洞室之内。

洛羽眉头紧锁来回走动,可转了半天,依旧想不出离开此地的方法!只得叹息一声仰面躺靠于大青石上。

看了看左手边光滑的石棍,他顿时嘴角上翘,坏笑道:“女前辈您这火气真够旺盛啊,大石上雕根棍…。”

不过片刻,洛羽愁苦道:“女前辈,您倒是给小子留把武器呀…皮鞭、绳索什么的都成!这倒好,留根石棍,让我这不通世事的小书生情何以堪?”

洛羽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伸出右手用力一拔。石棍破石而出,鸣动九天之类的画面是想也别想!

见此,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握石棍翻身坐起,顺势抬起左手便是一下,抽打在正握住石棍的右手上,埋怨道:“叫你手欠?明知道无用,还不死……嗯?”

恍然间,洛羽感觉手中石棍好似晃动了一下!可再次用力时,却依旧毫无动静!

他眉头微皱道:“幻觉?不应该啊!”

仔细回忆一番,他确定手中石棍方才绝对晃了。可此刻不管自己如何施为,石棍皆毫无动静!

洛羽慢慢陷入沉思,喃喃回顾:“先是右手握剑柄…然后左手拍了…难道女前辈喜欢左手!?”

洛羽哑然失笑,同时他换做左手握住石棍,果然!…左手也不行~!

而就在他无奈之际,左手腕间石环却滑落而下触碰到石柱顶端,发出一声石头撞击的脆响!

“哒!”

突然!石裂碎声不断响起!

洛羽惊讶地盯着手中石棍,此刻正寸寸碎裂扩散开,顷刻间剥落而下,露出一柄玄色幽暗的剑柄!

见此,洛羽心神激荡,大笑道:“~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他用力向上一提。

“噌~~~”一声剑鸣,裂石长啸,嗡嗡响彻洞室四壁!

霎时间,银光乍现,是白如昭雪银如丝。

此刻,三尺青锋在手,只见这剑柄长半尺有余,色如玄墨,赤纹拂动间,如星河流淌神秘却不失古朴。剑刃二尺有半,宽两指有余,通体银白,隐有星罗纹缓缓律动!当中剑槽更是直贯剑脊,有若山峦刺空锐意四射,舞动间更是剑光如银弧锁空,罩射八方!

轻抚剑身,顿感一丝凌厉之气罩遍身!

望了望左手石环,洛羽微笑笃定道:“定是石环之故,我才能得到此剑。如此凌厉的剑气!想来此剑不俗。”

想到此处他不再犹豫,连忙刺破指心,一滴红艳的血珠瞬间韵染入剑体!

洛羽一见,顿时暗呼一声:“果然……!”

不等他说完,长剑竟然剧烈震颤起来!瞬间,这一人一剑便建立了联系!

与此同时,在他识海内,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剑形印记!他知道这印记,就是自己手中的长剑认主烙印!而此刻的剑形印记,正闪烁玄白二色的光芒,耀射八方。

识海虚空,此刻,玄白之光正慢慢收敛,随之竟然汇聚而成两个斗大墨字——《剑意》。

“剑意!?竟然是神通!”

不由洛羽多想,自己身前‘剑意’二字顷刻之间,便化作一道玄色身影,而这玄色身影正背对着他独立峰巅,遥望无尽云海!

见此,洛羽顿时心神皆震!因为,这样的画面,他在梦中也曾见过,只是没有此刻这般清晰!

玄色身影好似并没有发现洛羽,只是静静地眺望云海。见此,洛羽稍缓心神,警惕的注视着他。

此刻,站在自己身前的虽然只是一道背影,却让洛羽顿觉锐意之气扑面而来!

玄衣身影长衫咧咧摆动,一把三尺长剑杵立于身旁。就在此时远处忽然风云大作,更隐有万马奔腾之势!刹那间万里云海顷刻爆裂开来,化作亿万妖魔,妖海嘶吼咆哮不断,犹如山呼海啸震彻天地。凶煞之气更是直贯长空遮天蔽日!

虽是身处幻境,但洛羽却犹如身临其境。只觉脚下峰巅都在颤抖悲鸣,仿佛身处远古战场一般。

面对如此妖海,自己心中竟生出退缩之意!就在此时,双臂‘胎记’微微一亮,随即一闪而逝。洛羽便瞬间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强自镇定驱散心中恐惧。

他明白若刚才自己退缩,那将会在心中埋下道心魔种。心魔一生,此生证道将再无希望!所以此刻他必须站在这,直面恐惧,哪怕天崩地裂日月无光,自己也要屹立不倒。

与洛羽的强自镇定相比,玄衣身影却是气定神闲,视万千妖魔如草芥一般!

只见他缓缓解下腰间一酒葫芦扬天豪饮,喝罢,便抚剑大笑三声道:“吾有烈酒一壶,长剑一把,何惧天下焉?”

一语出便声震四方,洛羽离的极近,骤然闻之,不禁暗赞一声‘真乃惊世之语,壮哉斯言!’

与此同时,他瞬间便被眼前之人气势所感。‘他一人一剑无惧天下,我又有何惧?’

此时,玄衣身影大笑声起,顿时声震八方云海,妖魔浪潮为之一顿!

见此,他笑得更是张狂,随即挽起长剑,回首望向洛羽道:“吾有剑意,一曰势、二曰心、三曰意,今授三诀,当抬酒挽剑向天歌!”

豪迈之音声声入耳,只见玄衣身影挽剑而起,周身七彩符文道印乍现闪烁,双臂游龙幻影裂空而出,身形更是犹如狂龙搅海,电掣之间便已杀入无尽魔海!

而就在此时,洛羽仿佛附着于此人体内!随之而动、而舞,直到心意相通,合二为一…随之高歌狂啸!

“吾振三尺问天罡,一舞云气动八方;若邀雷霆破阵光,不入江海凝青山。忽如一剑九天扬,傲视群雄战魔殃;汝意弥散八千丈,吾自仗剑气定方。山海若闻曲乐上,笑卧狂沙酒落殇;大道入心如世鞍,一人一剑罩长衫……!”

玄色身影亦或者是洛羽,此时正不断闪现穿梭妖海魔潮,剑啸声、龙吟声、狂歌声,震动八方!

随着那气贯山河地狂歌声不断响起,在洛羽心中不停回荡共振……,此刻的玄衣身影就是他,而他亦是那玄衣身影!

不多时,看似无尽的妖魔在这三尺剑意,万丈剑芒流光下,可谓不堪一击,顷刻之间便化为齑粉……。

当歌声结束,洛羽也从灰衣身影内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