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o章 营救

咔——

话说完,电话直接挂断。

“靠!时间太短,没有追踪到位置。”一贯儒雅的秦牧之也忍不住爆粗口。

宫泽宸,“对方有很强的的反侦察能力,是不会让我们轻易捕捉到讯号的。”

“那现在怎么办!”6南辛焦急万分。

早已习惯了用自己拿手的黑客技术游走于网络是世界,仿佛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自信今天华丽丽的被挫败。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可每一次,都是在以为马上有了眉目的时候,线索又断了。

恼火!真心的恼火!

这背后的人明明在耍他们!

宫泽宸拧眉,陷入沉思。

李妍等待着冬日暖阳

几个人看着他,也不敢多说,怕打断他的思路。

气氛凝了几分钟。

宫泽宸终于开口,“牧之,帮我准备配方。”

“好!”

没有任何疑问,秦牧之对宫泽宸充分信任。

宫泽宸又道,“南辛,你继续监控这个号码,他还会打电话过来。”

“好!”

“江河,带一队人在中央公园外埋伏,一旦有人去碰配方,立刻逮捕,必要时直接击毙。”

“是!”

“钟诚,叫两个人随时等我通知,营救安安。”

“是!”钟诚应声说完,忽然反应过来,“啊?您说嫂子在中央公园?”

大家听了这话,都不禁诧异。

毫无线索下,宫泽宸却说得如此笃定,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宫泽宸点头,“电话里有装卸东西的声音,应该是钢筋,角铁之类的建筑材料,中央公园附近现在正在施工。”

6南辛听了,急忙将定位拉到中央公园,“真的是,那边后门一片仿古建筑在修葺!”

“可他们会把嫂子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吗?会不会是故意混淆视听?”钟诚问。

宫泽宸,“不会,他们没有时间!”

“?”

“人的惯性思维,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

公园离着医院不远,与其带着人质在路上被道道盘查,还不如就近交易,

而中央公园繁华热闹,拿到配方后方便脱身,我们追捕困难,是交易以及处理人质的最佳地点,

如果我没记错,为了不影响公园正常营业,施工是放在晚上的,

刚刚应该是恰巧卸车的声音被我听到,

现在时间是下午三点,五点钟公园关门,工人们就会6续进场,

所以对方只有两个小时来交易。”

宫泽宸语迅而铿锵,将自己的推断说了一遍。

几个人听了佩服之余,无不心中充满了希望。

6南辛不禁愤慨,“这群混蛋还真是狡猾,我跟着追踪了好多车辆,大部分都是开出市区的,就是为了误导我们,让我们瞎耽误工夫。”

这时,秦牧之又走进来。

手中拿着一个银白色的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个玻璃药瓶。

宫泽宸与之对视一眼,彼此了然。

……

下午,天放晴了,太阳出来了。

又逢周末,中央公园里的人也6续多了起来。

很多大人带着孩子过来踢球,放风筝。

健身爱好者围着公园的健步道锻炼身体。

还有老年人在这里打太极,扭秧歌。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意,享受着难得的午后阳光,想要抓住入冬前最后一丝温暖。

却没有人知道,这样温馨热闹的地方,却成了犯罪分子的温床。

有一个女孩儿被深埋地下,奄奄一息。

宫泽宸到中央公园时已经是二十分钟后。

电话铃再一次响起。

“把东西放下,不许回头,直接从正门离开。”

宫泽宸冷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位置!”

对方自然知道是在问沈安安的位置。

那边哼了一声,“等我的人安拿到配方,我自然会告诉你位置,别忘了,现在是我在主导这场游戏!”

“你确定?”

一个反问,让对方语气顿了顿。

随即又道,“宫四少是不想你的女人活了吗?”

“我要听到她的声音才交易。”

“少废话!现在不是你说了算的!”

宫泽宸冷笑,“你们的时间并不多,最好让我跟安安通话!”

对方又停了停。

“通话不行,但我可以给你一张照片!”

很快,宫泽宸的手机叮的一声。

一张沈安安被捆绑着,蒙住眼睛栽在墙边的照片了过来。

宫泽宸眸光猩红如血,额头的青筋突起,仿佛下一秒就要杀人般周身散着寒意。

对方给照片却不让通话,那就有两种可能。

一是安安和过来拿货的人不在一起,那么他推断安安在中央公园就是错误的。

二是,安安现在处于极度危险状态,根本无法说话。

宫泽宸的心倏然被揪紧,犹如千万把刀在他的心上凌迟。

对方问道,“怎么样?看到了吧,快放下东西!”

手机再一次叮了一声,宫泽宸扫过屏幕。

上面赫然写着——目标锁定。

宫泽宸回复——行动!

收起手机,弯身放下牛皮信封。

转身,迅往外走。

脚步越来越快时,电话再一次响起。

“老大,我们进入公园后门工地,找了一大圈,并没有找到嫂子,会不会不在这里?”一无所获的钟诚着急的汇报。

难道是第一种可能吗?

宫泽宸不敢去想。

现在需要冷静,再冷静。

他的分析不会有错,对方的时间太紧,转移人质的时间不够。

对,一定还在中央公园。

健步如飞,争分夺秒的往后门走。

“我马上到,你现在排查周围有没有信号干扰器!”

“是!收到!”

钟诚没有多问,立即行动。

老大既然还是笃定嫂子就在这里,一定有他的考量。

电话又响。

对方语气略带急躁,“你站住!”

宫泽宸不语。

“我说你不许动了!”

对方听过变声器传过来的声音听起来颇有些滑稽的意思。

宫泽宸没有挂断电话,不说话,脚步也未停。

“我让你站住你听到没?你不想知道你女人的位置了?”

宫泽宸冷嗤,“我现在知道了!”

对方意识到自己的急躁反倒暴露了什么,怒骂连连。

可没骂几句,声音戛然而止。

紧跟着,就是一股嘈杂的声音。

“不许动!警察!”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放下武器,蹲下抱头!”

“救命啊……不关我的事……”

宫泽宸放下了电话,人已经到了工地外。

钟诚急忙奔过来,一脸焦急。

“老大,确实有信号干扰器,只是那个位置是很大一片空地,

这么空旷的地方,一目了然,这人到底哪儿去了呢!”

宫泽宸环视着这一大片空地,什么遮挡都没有。

地面的泥土也都是夯实的,下一步恐怕就是要浇筑水泥,开始铺路。

宫泽宸忽然言道,“在下面!”

“下面?您是说嫂子被人埋……”钟诚说不下去。

这个认知,让人不寒而栗。

见过太多绑架的,把人质埋在地下还是第一次遇到。

“只是……这么大一块地方,我们无法确定准确地点。”

这给搜救提高了难度,虽然现干扰器,却没有现干扰器放的位置,那么久等于查不到被干扰的范围。

只能粗略确定在这一片空地上。

宫泽宸抬起腕表,对方说有两个小时,现在离两个小时还有四十分钟。

他们的时间充裕吗?

不!多一秒,小乖就会多一分危险。

小乖在哪里……

心急如焚的她此刻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不应该留下她一个人的。

手背的青筋暴突出来,盯着手机上依旧是毫无信号可以追踪的手机,大脑飞运转。

钟诚看着老大,担心不已。

“老大,您放心,我们挖地三尺也把嫂子找到!”

他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沈安安,老大会怎样。

宫泽宸道,“来不及了。”

“老大……”

“调用直升机,带上红外探测器!”

钟诚茅塞顿开,“是!”

这里空旷地面基太大,即便肯定嫂子在这下面,掘地三尺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

有了红外传感器照着这片空地,目标很快会被锁定。

正在这时,天空上方一架直升机已经飞来。

随后,宫泽宸的电话响了。

秦牧之的声音急切传来,“阿四,三点方向,5oo米位置,红外探测器上显示安安还活着,只是体温在下降。”

果然是兄弟,想法竟是不谋而合。

宫泽宸拔腿狂奔。

钟诚也意识到,带着几个人急忙跟过去。

果然,这个地方有新翻过的土。

钟诚拿来了铁锹,工地上最不缺这些工具。

在这时,宫泽宸跪下身已经开始用手扒土,一下又一下,焦急且用力。

手臂上渗出来的血早已浸透了衣袖,他却浑然不觉。

“小乖……会没事的,我不允许你有事!”

声音微颤着,霸道的口吻却泄漏了他内心的恐惧。

“老大,您的手……”

想劝说的话最终咽了回去,如果嫂子有个三长两短,老大何止这一个手臂不要了,怕是连命都会不要了。

钟诚几个卖力的挖着,终于有个人一锹下去被卡住。

“就在这儿!”

“快,快点儿挖!”

很快,玻璃盒子一点点的呈现。

玻璃盒子打开,沈安安一张脸白的几乎透明,嘴唇泛着淡淡的紫色。

躺在玻璃盒子里,仿佛一个沉睡的娃娃。

“小乖,小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