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没有从心所欲的计划,在你设计别人的时候,通常别人也在设计你。

风沙做梦也没想到宫天霜居然会落到萧思的手里,一时间既惊怒又庆幸。

多亏他让赵仪公示古鲁的画像,使萧思知道古鲁身陷囹圄,不得不把宫天霜抛出来交换,否则萧思肯定会把宫天霜秘密带走,等于彻底失踪。

萧思一定会把对他的愤恨尽数发泄在宫天霜的身上,宫天霜会陷入何等屈辱不堪的境地可想而知,更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风沙越想越后怕,心里出离的愤怒,神情反而越发的平静,平静的好像冰冷深沉的大海,不掉入其中根本不知道海面之下那足以把坚船拧成碎片的激流旋涌。

再大的愤怒也无法解决现实问题,这时必须冷静。

萧思有人质在手,等于有子可应,没有被古鲁这一子将死,作为老帅不会再被逼现身。

最关键,就算萧思舍了古鲁,也是回到契丹之后才会被追究责任,以萧思家族的势力,萧思不一定会死,至不济也可以暂时不回契丹,一直躲到风头过去。

他则绝对舍不得宫天霜受到半点伤害,所以等于被萧思反将一军,轮到他来应将了,脑中权衡如同电转,几乎毫不犹豫地下令道:“让白绫出面,交换人质。”

绘声担心弟弟,赶紧应了一声。

风沙又道:“还有……”

易夕若紧蹙着眉头,打断道:“放过古鲁,影响大局,恐怕会引起一些人的强烈反对,风少不可不察。”

外国女神红衣张扬美艳

隐晦地提醒,更像是一种警告。所谓大局,事关北周能否于未来天下大势之中占据有利的形势,其中重要的事务之一:破坏契丹与南唐联手伐周的可能性。

如果大局受到影响,易门的利益将会遭受连带的损害。毕竟易门已经决定抽空东鸟总舵和南唐的产业,集中全力经营北周并扎根。

如果北周在大势之中落于下风,本就相当势弱,才刚见点曙光的易门将遭受无法容忍的重大损失,甚至是灭顶之灾。

就算她易夕若没有胆子反对风沙,作为易门掌教也得硬着头皮反对到底。

大局之下,个人的荣辱得失乃至性命根本可以忽略不计,别说一个宫天霜,就算风沙本人也不能逆大局而动,除非下定决心与包括柴兴在内的各方彻底拆伙。

风沙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不是易夕若想反对他的决定,而是易门掌教必须保护易门的利益。

很耐心解释道:“我让白绫出面就是为了大局着想,以白绫的身份,随时可以杀死古鲁,换别人出马则会动弹不得。”

大局需要古鲁死,但是并非随便什么人都够资格杀死古鲁,古鲁必须死于南唐人之手,并且要让契丹人相信。

易夕若缓缓地道:“风少的意思:白绫会在交换人质的过程之中杀死古鲁?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哪怕换不回宫天霜,古鲁也注定死于白绫之手?”

其实是再问:救宫天霜优先,还是杀古鲁优先。

风沙异常平静地道:“作为撑起大局的核心人物之一,我拥有最起码的临机处置权,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我来保证大局不毁。”

其实就是救宫天霜优先的意思,不过他的说法更偏重于救宫天霜所导致的代价,也就是他来付出代价的意思。

如果他为此付出代价,承受代价的不仅是他,而是七人核心共同承担。

对易夕若来说,损失将是她本人而非易门。

只要易门不损利益,易夕若根本无法拒绝风沙对她的任何要求,无奈地道:“夕若将会亲自随同,换回宫天霜之后,我来确保她身体无碍。”

她不仅精通医术,同样也精通各种歪门诡道,否则也没办法跟最歪门诡道的偃师一脉斗了那么久。

有她跟随检查,可以防止萧思在宫天霜的身上动什么手脚,比如下一些禁制,或者邪门秘药之类。

如果那样的话,哪怕救回宫天霜,仍然处于萧思的掌控之中。不可不防。

事关她自身的利益,不由得她不上心,不放心交给别人,想要亲自处理。

风沙颌首道:“好,我授权你全权负责此事,许你相机行事。”

如果是便宜行事,出了任何问题都由他负全责。仅是相机行事的话,出了问题易夕若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道命令对易夕若来说,既是金箍棒,也是紧箍咒。

易夕若走后,风沙孤零零的呆坐,明显心不在焉。

很多事情他没有办法直接插手,人在江湖更是身不由己,不能感情用事,纵然心内万分牵挂宫天霜的安危,他也只能授命别人去处理。

他若亲自出马,等于把软肋主动送至萧思的刀尖上,硬碰或者服软一翻两瞪眼,再无任何转寰的余地,宫天霜的处境只会更坏不会更好。

不能亲自出马,并不意味着他不记仇。

风沙呆坐少许,召绘声过来,附耳道:“命令萧思速完立刻接管契丹使馆,并立即传急信给萧燕,她的未婚夫惹怒我了,让她自己看着办。”

古鲁及亲信被擒,萧思和他手下那支骑兵不敢冒头,正是萧思速完夺回使馆大权的最佳时机,顺便斩断了萧思仅剩的退路,除了逃离北周,再无其他选择。

本来风沙并不打算斩断这条退路,把萧思手下那些骑兵干掉,把这小子变成孤家寡人就行了。

直接弄死萧思会得罪佛门和隐谷,乃至在契丹有所经营的百家。

正是他给佛门雪中送炭的时候,就该大大方方地把好人一做到底,没有必要弄点心结出来,给好事蒙尘。

就好像施恩的时候千万不要阴阳怪气一样,那样只会适得其反。

现在则实在忍不住心头的怒火,无论如何要给萧思添点堵了,至于杀不杀得死,主要在萧思不在他。

萧思精明过人,自打来到汴州,能杀他的时候他不露头,他露头的时候不能杀。

如果这小子不犯错,风沙还真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不是砍不死,是抓不住。

就好像杀泥鳅一样,不死死钉住,根本滑到没法下刀。

……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