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看片在线观看

太后被云雀朝打暮骂,没几天她就受不了了。

幸好她还有几个忠心的下人,这些下人避开云雀找到了康王。

康王听下人们说起太后现在过的那么惨,还有愚侯成天也跟个活死人似的,就动了恻隐之心。

他对太后到底是多年的情谊,帮她已经成了习惯,知道她过的不好,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帮太后一把。

康王就悄悄去愚侯府见了太后。

他去的时候是瞒着安宁和贺振宇的。

当康王看到太后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整个人都老了十来岁的样子,一时间大受震动。

“你,怎么就这样了?”

他想着太后之所以成为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因为贺振宇谋逆,对太后就有几分愧疚。

太后看到康王,一时间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廷章,你,你救救我吧,我没办法了,我活不下去了……”

康王紧走几步双手包住太后伸出来的手:“你放心,我会找大夫救你的,我找神医来,让他救你。”

太后眼泪掉的更凶:“廷章,云氏,云氏她打我,我现在……只有依靠你了。”

纯美ChinaJoy 可爱俏皮

康王点点头:“且放心,我会帮你的。”

正当康王和太后互诉衷肠的时候,就听到了云雀的声音:“您请进。”

康王一惊,回头去看,就见安宁穿着一身浅碧的衣裳,披着石青的斗篷从外边进来。

“你如何来了?”

康王吓的赶紧松开太后的手,特别尴尬的站起来。

安宁笑的很和善:“我不能来么?我过来是想瞧瞧愚侯府这边还有什么需要,我好安排一下啊,毕竟,这愚侯府里三个主子两个都动弹不得,云雀一个女人要照顾这个家也不容易,能帮一把,必然要帮一把的。”

安宁瞅着康王:“您怎么来了?”

康王尴尬的摸摸鼻子:“我来瞧瞧……”

他话未说完,安宁就含笑点头:“我知道,原来是探望老相好的啊。”

她看着太后,口中啧啧有声:“您还真是长情呢,如今何氏都这般模样了,您这还念念不忘,果然,我以前就说过老天没眼,怎么没把你们俩搓合成两口子,倒是弄的劳燕纷飞,这可不好。”

太后被安宁这话气的直翻白眼。

康王看了看太后,再看向安宁,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太后已经这样了,她这般可怜,康王只有怜惜,狠不下心对她置之不理。

可安宁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他孩子的母亲,他又不能训斥安宁。

最后,康王还是决定默不作声。

安宁冷笑,她越发的看不起康王。

康王要是从头到尾都对太后特别好,一心一意的只念着太后,安宁倒敬他一是条汉子,可他这般三心二意,遇事只知道躲避,便有些怂了。

安宁看着康王,目光凌厉了几分:“我们家宇儿是个仁善又孝顺的,您这个当父亲的对何氏念念不忘,宇儿也不忍叫你为难,而我呢,又不忍让儿子为难,我看这么着吧,你我和离,你便和何氏在一起吧。”

“什么?”

康王惊的跳了起来:“安宁,你别胡说,你……这怎么可能,你我夫妻十几载,我怎么可能和你和离。”

安宁冷笑一声:“如今是我想和你和离了,我的丈夫,绝对不能心里有别人,我和你同床异梦十几载,不想后半辈子还活的这么窝囊,如今我儿子是天子,是万民之主,我还要对你们忍让,我也太憋屈了。”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康王:“你且等着我的和离书吧。”

安宁回头就走,走了几步头也没回的扔下一句话:“我本是想要休夫的,然不忍让宇儿太过为难,便只与你和离书。”

康王看安宁飘然走远,也顾不上太后,赶紧去追安宁。

“廷章,廷章……”

太后伸着手呼唤康王,却没有等来康王回头。

新朝最叫人觉得稀罕的一件事情并非皇帝如何得来的皇位,也不是前朝建武帝和太后之间的面和心不和,而是太上皇和太后的和离。

许太后竟然在皇帝登基不久,便写了和离书,一心要和太上皇和离。

太上皇不乐意,找了好多大臣上书请皇上劝太后安份一点。

但是皇上却并在早朝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道:“父母和离,做儿子的也只能同意,朕虽是天子,然也是太后的儿子,身为人子,理当孝顺父母,太上皇上朕的父亲,朕该孝顺,太后是朕的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朕,辛苦教养朕长大,朕难道不该孝顺吗?父母不和,朕当如何?”

大臣们面面相视,都不知道要如何作答。

新皇苦笑一声:“皇太后和太上皇面和心不和,十几年夫妻同床异梦,太上皇一心惦记何氏,如今还往愚侯府跑,这些事情大伙都不知道,朕也不怕家丑外扬,朕瞧着母后整日郁郁寡欢,朕甚心疼,如果和离能让母后高兴一点,朕愿意父母和离。”

而贺兰芷作为大长公主,在别人和她说起这事的时候,她也一心支持安宁。

她会很天真的跟别人说:“就算和离了,太上皇也是我父亲,太后也是我母亲,这个是不会变的,只是两个人不住在一起罢了,这么些年,他们本也没住在一起过,这又有什么区别吗?”

新皇和大长公主作为儿女都支持太后和离,别人还能说啥。

没过几天,太后和太上皇就和离了。

太后搬出皇宫,到了皇家的一座别院去住。

而太上皇则被皇帝打包送到了愚侯府。

新皇的意思是要让父母都如愿以偿。

太上皇被送到愚侯府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当他看到何氏的时候,才明白他是被妻子和儿女嫌弃了,这是要把他逐出家门的意思。

一时间,太上皇羞愤异常。

可是,来都来了,他还能怎以着?

他现在就是孤家寡人,一没权二没钱的,皇帝不接他回宫,他就只能住在愚侯府。

在这里住了几天,太上皇就和何氏相看两厌。

有的时候,光凭着记忆以及自己的幻想来看待一个人,就觉得她哪里都是好的。

没有在一起生活过,这个人到底是人是鬼,还真的搞不清楚。

但是,想象的再好,也会被现实打碎。

太上皇和何氏生活了几天,就发现何氏并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个样子,何氏并不是什么清高的,相反,她很俗气,爱着一切奢侈的东西,吃也要好的,穿也要好的,喜欢的也是金壁辉煌的。

不只何氏的审美有些辣眼睛,便是她的言行举止也叫太上皇看不惯的。

不管是许安宁还是安宁,行为举止都十分雅正高贵,但是,何氏因为出身的关系,礼仪上边就并不是很好,还有,她许多的小习惯也让太上皇讨厌。

这时候,太上皇就会无比的想念安宁。

他和何氏在一起,同床不可能,异梦倒是真的。

他每天听着何氏骂云雀,再听着云雀骂回去,心里只有厌烦和无力。

再有就是愚侯,他躺在病床上,却也知道太上皇的到来,他每天吃饱了就骂,骂这个骂那个来发泄心中的怒气。

但是,何氏认为特别不好,心思不端的云雀对待愚侯却很好的。

她打骂何氏,但从来不打骂愚侯。

照云雀的话,她之前虽是利用愚侯,但是,也不是全无感情的,再者,愚侯那些年对她是真的好,她的吃穿用度都由愚侯照顾的,算是对她有恩,她即受了愚侯的恩,便不能忘恩负义,不能在愚侯落难之时对他不管不顾。

云雀是一个很有义气的人。

就是太上皇观察了一些日子,倒也赞叹一声这个女子义薄云天。

他就不由的想着,如果他落到这种地步,何氏能不能做到云雀这样,答案就是不能。

太上皇就特别的后悔。

他为什么瞎了眼,当初就看上了何氏呢,还对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喜欢了多年,为了她,竟致让自己的妻儿都彻底的寒了心。

他这是何苦来哉?

然后,当太上皇听到安宁下嫁给萧元的消息时,一时间又悔又气又妒,竟是生生的吐了好几口血。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相较于何氏,他真正爱的又是哪一个?

何氏在宫中时,他也知道何氏会和先帝生儿育女,他只是觉得不甘心,并没有像安宁嫁给别人时这样那么伤心欲绝,那样酸楚难当。

他对何氏,只是因为不甘心,以及自己对于感情的执着。

是了,他是对感情的执着,并不是真爱何氏,爱的不过就是爱上别人的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