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日后,孙德威等抵达了坚昆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坚昆省的省府。

时至今日,大夏国在此城附近已经开发出来了大量的农田,孙德威他们越过埃文基密林出来时,一大片南北长约百里,东西宽约(从叶尼塞河到埃文基密林)三十里的农田便整整齐齐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里,是种植黑麦、大麦、土豆的上佳地方,与坎斯克盆地相差无几的黑土地,在西伯利亚丛林里沉睡了几十万年,以前也只是零零星星的达斡尔人少量开发过,还只是随便开发的,与眼下大面积、大块分割、黑麦、大麦、燕麦、土豆层次分明的景象相差万里。

眼下正是各种作物旺盛生长之时,各种颜色的田地一大块一大块铺在叶尼塞河东岸,若是从上空向下看,叶尼塞河是紫色的,森林是黑色的,农田是彩色的,一幅难得的西伯利亚景象。

这些作物可得加快生长,最迟到了九月份就必须达到收获期,否则那之后说不定大雪就会随时降临,届时,大地只有一种颜色。

一种让人略有些绝望、疲劳的白色。

从五月份开始,到**月份结束,它们的生命只有四五个月。

大夏国早就在坚昆城西侧的叶尼塞河河面上利用河心岛建起了一座混凝土铁桥,并且考虑到将来可能的铁路,还将桥梁修建了两层。

当然了,就算大夏人掌握了蒸汽机,还能将混凝土的功效发挥到当下的最佳,更有河心岛可依凭,修建这座桥梁也花了整整五年时间!

“呜……”

当孙德威等抵达叶尼塞大桥西侧时,河对面有着浓郁俄罗斯风格的城堡便依稀可见了,此时还从那里传来一阵火车的鸣笛声。

空气中飘着他们早已习惯的煤灰的味道,不过到了此地,突然见到了火车的声音,终究是有些激动——北京目前尚未通车。

纯情可人少女丛林唯美动人写真图

按照政务院的规划,在接下来的五年里,除了修通连接北京与陈汤城的那条铁路(与俄罗斯相比,由于占据了中原腹地,他们的西伯利亚大铁路路线的先后次序以及路径就完全不同了),眼下,连通北京与安西至关重要,同时,长江以北诸省通往北京或者直接到丰州(巴彦淖尔)的铁路也在同时进行。

由于关内有大量的人手可用,预计在未来的五年中可完成这一建设。

“驾!”

孙德威一催战马,率先跨上了叶尼塞大桥。

……

“殿下”

坚昆城里,镇守使兼灰衣卫头目林茂春正在向孙德威汇报他最关心的几件事。

“这是俄罗斯人在西伯利亚的地图? 我国是在建国前进入此地的? 迄今差不多十五年,这十五年? 我等发展、吸收的埃文基暗探和线人不下百人? 眼下依旧在发挥作用的至少有五十人……”

“哦?”,孙德威立即发现了端倪,“还有五十人呢?”

“殿下? 请稍安勿躁? 末将这就介绍? 您看,这是萨日德格山,这是叶尼塞河? 这是托博尔河? 这是黑海……”

“黑海?”

“咳咳? 殿下,这处海域当地土人叫喀拉海? 应该是来自突厥语? 意思是黑色? 我等习惯了? 便叫黑海? 今后就改称喀拉海”

“这处地方相当广袤,东西、南北的长度都在三千里左右,故此,彼等虽然在我国的打击下失去了更东、更南的地方,不过依照他们的丁口,依旧是地广人稀”

“不过最近几年,特别是他们的沙皇在波兰败于陛下之手后,他们在此地的规制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哦?”

“殿下,您看,这是叶尼塞河,这条河流就不用我说了,此河向西,从东向西依次是塔兹河、普尔河、纳德姆河、波卢伊河、鄂毕河,鄂毕河也不用属下介绍了,剩下四条河流都发源于这片土地的内陆山间,都是从南向北流,流程都在千里以上,最终汇入喀拉海!”

“殿下,以前哥萨克对这片土地感兴趣,说到底还是为了毛皮,而这六条河流的下游都是大片的沼泽地,正是紫貂、黑狐、火狐、白狐的天堂,以前彼等由于掌握的土地实在太过广阔,多半只在这些大河的河口,也就是汇入喀拉海附近一百里的范围里捕捉、收集皮毛”

“他们的领土被压缩到刚才所说的这片土地后,特别是沙皇回到莫斯科后,干了一件大事”

“哦?”,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从最西边的圣彼得堡一直到萨日德格山附近的彼尔姆,凡是被沙皇确立了城市地位的地方,也就是拥有高等级贵族爵位的地方,沙皇下了一个死命令,让他们将手下农户的三成全部迁到西伯利亚!”

“啊?!”

包括牧仁、王骘在内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孙德威却面无表情,“有多少人?”

“嘿嘿,殿下,其实这说起来挺吓人的,不过此时我国的密探已经大致摸清楚了俄罗斯此时的人口,最少八百万,最多一千万,其中大约有八成是农奴,这便是六百万,都属于有贵族身份的地主管辖,若是按照四口一户,这便是一百五十万户,三成就是四十五万户,不过他只让伯爵以上的大地主出人,实际上迁过来的也就是二十万户,八十万人左右”

“八十万,也不少了,按照他们的规制,这便是二十万步军!”

孙德威双眉紧皱,他可是从他父皇嘴里得知那俄罗斯帝国没把农奴当人,管你多少岁,只要年满十五岁,六十岁以下,一律纳入服兵役的范围,这么算起来,倒是有二十万,其中的青壮至少有一半,加上本来就是精锐的射击兵、骑兵,领导这些农奴兵也不成问题。

“殿下,以前他们只在这些大河的河口设置了城堡,眼下却在中上游纷纷建起了城堡,其中离叶尼塞河最近的塔兹河上游设置了塔兹城,塔兹城规模颇大,他们不仅在塔兹城附近种地……”

“等等”,孙德威打断了他,“如此高纬度的地区也能种地?”

“殿下”,林茂春笑道,“以前哈巴罗夫可是在雅库茨克种过地的,说起来这些地方的纬度还高过雅库茨克,但气温比雅库茨克还高,故此,种地并无问题”

“除了种地,那些城堡的督军也将农户们组织起来,到这些河流打猎,一来猎获大量的动物,一来获取皮毛,二来补充肉食,还能训练他们行军作战”

“另外,沙皇回到莫斯科后,还对国内的罪犯进行了大赦,一次性施放了大约两万穷凶极恶之人,全部安置在西伯利亚,眼下,这些人的踪迹遍布整个西伯利亚,咳咳,当然是他们占据的西伯利亚”

“当然了,为了对付我国,他们也对境内的埃文基人实施了优待,这便是线人减少的原因”

“殿下,塔兹城离叶尼塞河只有三百多里,南面,离坚昆城很近的地方,也有一条大河从西边汇入叶尼塞河,叫锡姆河,他们在离叶尼塞河只有百里的地方修建了西姆斯克城,也是一座大城”

“塔兹城、西姆斯克直接面临叶尼塞河,而我国在塔兹城附近的叶尼塞河上只有一个营的兵力”

“在南边,他们本来就驻扎了重兵的阿西诺、苏尔古特、托博尔斯克、塔拉、秋明也普遍增加了兵力,由于大量农户的到来,倒是能让他们养得活这许多兵力”

孙德威插道:“你说了这么多,他们到底有多少兵力,分布如何,能否具体说一说”

“是,殿下,眼下塔兹城、西姆斯克军力都在五千左右,如果加上藏在暗处,他们称之为渔猎民的,每处能在一个月内再动员五千人马”

“而在南面刚才所说的那些城池,每一处的兵力光是明面上都在一万左右,加上暗处的,恐怕在一万五千左右,不过其中大多数是步军,骑兵并不多,加起来接近十万,如是将那些农奴动员起来,二十万也是有的”

“对了”,林茂春将指着地图的木杆往上一指,“殿下,俄罗斯人很是耐寒,他们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力量,还能从北边海上过来,我等试过,从海上大船可直通叶尼塞河”

孙德威笑道:“估计这才是他们的杀手锏,从海上突入叶尼塞河,然后直捣坚昆城,甚至可通过安加拉河直捣安加拉城!”

“说了这么多,我军呢,可有预案?”

林茂春说道:“殿下,从苏尔古特开始向西,那都是安西都护府的防区,而阿西诺到叶尼塞河是职部的防区”

“眼下我军在坚昆城附近只有一个军团,不过在叶尼塞省、安加拉省还各有一个正式军团,为了防备敌人突然发难,这两省的军团本来就布置在靠近坚昆省的地方,接到命令后应该能在五日内抵达”

“三个军团,足以抵抗敌人的大举进攻了,敌人虽然可以从很多地方突入,不过他们在进军时也需要粮草,估计只能就近集结,那样一来就有动静,我等不会完全不知道,刚才殿下说过,他们极有可能从海上突入叶尼塞河,呵呵”

“就算他们能如此安排,一来路途实在太过遥远,沿途都是原始丛林,并无大量补给之地,二来,我军在叶尼塞河上水师也不是白给的”

孙德威点点头,“除了这三个军团,还有什么布置?”

“殿下,在叶尼塞省,有大约一万部族骑兵可以动员,在坎斯克盆地,有五千民兵可以动员,若是加上赤塔省的兵力,足以应付大小事项了”

“那你预计敌人会在何时发动?”

“殿下,我等为了这一天,已经在坚昆城、阿钦城、叶尼塞斯克城储存了能打上一年仗的粮食,粮草完全无虞”

“敌人若是要发动,肯定要顾忌南面安西都护府那放在明面上、更加强大的兵力,眼下哈萨克汗国江格尔已死,其子头克才十三岁,根本没有威望压制诸部,小玉兹又臣服于我国,中玉兹形同独立,大玉兹得各大酋也跃跃欲试”

“准噶尔汗国的大汗巴图尔最近大病不起,眼看也要驾鹤西去,按照俄罗斯人的盘算,一旦巴图尔一死,我国必定会侵入准噶尔,同时利用哈萨克的分裂同时侵入哈萨克,安西的兵力大半会牵制在那里,那时,便是他们突入叶尼塞河的时候!”

孙德威默默地点点头,暗忖:“这才是本王千里迢迢绕道来到此处的原因啊”

想到这里,既兴奋又有些担心。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