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戈伯特。

这个卡特西亚最大最繁华的港口城市,在知名度上,甚至已经超过了王都。

卡特西亚的王都,在南边的温派格。

国王和议会,都在南边。

而北边的这里……

在这座海港城市中心地带,显眼无比的、仿佛由庄园改造而来的巨大公园内,一座看上去具备悠久历史的沧桑古堡矗立中心。

说是古堡,但是,外形也经过了改变。

又像是一座教堂。

或者说,就是教堂。

而在内部,在平常信众都无法进入的地下,一个身材略显较小,但散发着明显不同于外形气质的少女,正站在几人面前。

“毫无疑问,就是‘星辰之手’做的。”

“莎莉琳,你能确定吗?是真的星辰之手?”

白皙阳光美少女度假旅拍图片

“是,我确定,是那位已经回归了虚无的神明麾下的非凡者小队——‘星辰之手’,而不是十四星辰家族的残余假借名目组成的组织。”

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女震声道:

“我已经反复强调过很多次了!那个森林里出现了幻影界的景物!并且,不是临时性的出现!也不是死灵途径唤来的仆从!是真正的,属于幻影界的东西!”

“这一点,只有真正的‘星辰之手’才能够做到!”

她的再三强调,让她面前的一群人不禁面面相觑,其中一位老者走了出来,那白色的胡须上零星地缠绕着一朵朵小花和藤蔓,随着他口唇开合而颤动:

“莎莉琳,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需要确定才能行动。”

物质界和幻影界的关系很微妙。

物质界是确定存在的实体。

幻影界就仿佛飘荡在空中的云雾。

物质界的存在能够进入幻影界,幻影界的存在理应也能够进入物质界。

但是,这已经是非常远古时期的传说了。

随着某位神明的回归,幻影界的存在,再也不能穿过幻影界与物质界的“门”,来到物质界。

物质界与幻影界的“门”,已经合拢了。

但饶是如此,仅仅是幻影界与物质界的门扉中挤出的,那无比稀薄的一部分,与物质界交汇,就诞生出“灵潮”这样让整个物质界都必须认真对待的规律性灾难。

那些诡怖异常的生灵和幻影,一旦在物质界显现,会引起什么样的动荡?

如果说,有幻影界的存在通过召唤以外的方式来到物质界,那么,其中的意义…..

仅仅是想象其中一角,就能够明白,这是一场波及整个世界的大灾难。

幻影界,迄今为止,没有那个教会敢说自己已经完探索过了的。

即使是掌握了能够随意进入幻影界的“潮汐”途径的潮汐教会。

“会不会是死者旅团的行动?”

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的另一位,提出了另一个想法。

而他们的再三发言,让莎莉琳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们这些胆小鬼,不仅被盛装舞会打趴下了,甚至连胆都被打破了。”

“哦,对了,有消息说,有盛装舞会的人出现了,你们就做好准备吧,指不定哪天那位血宴皇帝就会打过来,你们这些占着‘王权十字’名头的假货,到时候你们就没有借着他名头装模作样的机会了。”

她冷笑了一声:

“的确,丹沃尔那边的压力对于那位来说,并不算什么,如果没有格罗明治那边趁机出动的情况,估计早就结束了。”

“而现在,那位可能已经腾出手来了,那么,接下来,就该清理你们这帮残余了。”

听到她的话,一众人纷纷怒目而视,其中几位的身体也都显露出了非人特征。

但是,面对这一切,莎莉琳毫无顾忌地向两侧伸直双手,以肆无忌惮的笑容笑道:

“想杀了我?那就来啊。”

虽然被割裂了一半身体,无论是不死的能力还是理性都被割裂了一半,但是她忽然感觉,这种能够畅快地表达自己想法的感觉,很不错。

但是,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对面的那群人却并没有真的动手的意思。

“亲爱的先生女士们,面对了失去了不死性的‘不死子爵’,你们都不敢动手?”

对此,莎莉琳不屑地嗤了一声,不过也见好就收,没有继续嘲讽,毕竟面前这群“胆小鬼”,好歹都是主教大主教,纵使比起巴萨托纳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势弱,但好歹也是蔷薇教会的遗留,真想要杀掉她还是没问题的。

“总之,我就把消息告诉你们,其他的,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已经不是主教了,感谢你们在这种关头还在争权夺利,你们比起巴萨托纳的贵族更像是‘贵族’。”

嘴角勾起笑意,莎莉琳最后道:

“那么我就回去了,但我不能保证我能把那个‘剧本家’处理掉,同时对抗雾中圣殿和提灯兄弟会,对于我这个序列5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在转过身的那一刻,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膝盖弯曲,双手虚提两边裙摆,对着众人行了一礼:

“尊敬的各位先生女士,这是我的荣幸~”

在一群似乎绷不住愤怒,但又因为“优雅”“矜持”而崩住神经的非凡者面前,准备离开的莎莉琳还不忘再嘲讽一次,才踏着高跟鞋,以哒哒哒的步伐离开了这种华美如城堡般的教堂。

在离开教堂时,她不由得向着四周望了一眼。

雾气,逐渐变浓。

“灵潮,提早了吗?”

摇了摇头,莎莉琳没有再停留。

……

阿拉贝拉,南部城市群。

一辆遍布管状金属,轴承齿轮轰转,不断地向外喷涌蒸汽、看上去仿佛小型蒸汽火车头的有轨公共机车,在一个站点前停下。

在机车继续沿着路面轨道驶离的时候,刚刚从车上走下的亚休恩,扶了扶自己右眼上的单片眼镜,然后,直直地向着路边的一间咖啡厅走去。

在咖啡厅中,他见到了此行的目标。

一个戴着护目镜,有着金铜色短发的青年。

一个身着蛋糕裙,左脸戴着眼罩、肤色苍白的少女。

在没有其他人、空空荡荡的咖啡厅中,他单刀直入,出声道:

“我和你们一起探索阿拉贝拉的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