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有?”当当回头认真的看了一眼淡定的毒王,心里十分平淡,如果有事情毒王早就说了,还能这么淡定的教自己,想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了,而且让自己站在别处闻一下,难道是这火苗里有问题?不疑有他,当当起身走了过去,人离开了火盆突然就觉得有些冷了,打了个激灵。

“出息。”毒王直接甩了个眼刀过去。“身子是有多不禁用?这就冷了?”

“真啰嗦。”当当哪里肯不还嘴?直接就怼了回去,不过脚下却没停,站在毒王的旁边仔细的闻了闻,不过片刻的功夫眉头就放松了许多,傲娇的回答。“这布料是被侵染过的,是金蝎子血水的味道,怕是九福晋不放心知道我们会用火烧,所以才来这么一手。”

“嗯。”毒王点头,笑眯眯的样子,现在当当的进步还是可圈可点的,不仅在毒药上有一些进步,在人情世故和处世之道也有了些许的进展,再也不是那个只会下毒的孩子了,这一点是他最满意的地方,安然很会教导人啊,自己更是不吝啬的夸奖了起来。“你猜的不错,确实是这样,好在我们开了窗,我想这一点是她没有想到的,正常人大多就是直接焚烧,可是我们偏偏懒的去搬动箱子,直接就地焚烧了,想来她也是棋差一招了。”

“啧啧啧。”翠花从惊讶到满脸的鄙视。“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这女人怎么这么狠?”

十爷也忍不住的添了句话。“我原以为毒蛇老九已经很阴毒了,万万没想到他的福晋也是这般,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噗。”嫣然忍不住就笑了出来,毒王和当当的表现都告诉自己,这空中的毒气不值一提,所以自己也是完全的放松了起来,这不忍不住就开始嘲笑气十爷来了。“我说十爷,你这话是夸她还是骂她啊?我怎么听出来有一丝丝的羡慕呢?怎么,你的福晋不聪明吗?”

这是什么鬼问题啊?说不聪明自己的面子放在哪里?说聪明的话,那岂不是跟九福晋是一副心肠了?十爷满脸的纠结。

十三爷看不下去了,十爷的脑子怕是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了,看着小荷她们仍旧很紧张的样子,就觉得此刻是翠花她们几个不贴心了以至于安抚小荷她们的工作就要交给自己了。

“好了,别闹了,你们瞧瞧给小荷她们几个吓的。”

“哎?”当当还真就忘记要照顾到小荷她们的情绪了,经过十三爷这么一提醒才对着所有人坚定的摇了摇头。“没事啊,放松些,我们开着窗户呢,而且这味道对于我们来说是无碍的,因为这楼里的麝香气息早就压制住了,我们还开着窗,风又这么大,早就吹散了,都别慌啊。”

虽然是几句十分平淡的话,但是安然还是很高兴的,当当现在也有温柔的一面了,也会正常的表达了,不似刚开始来的那般,内热外冷的性子了。

花颜笑脸女郎极致迷人

布料彻底燃烧完之后,小八自主的端走了火盆,嫣然关上了窗户,温度也好了一些,大家也都安心的开始喝茶的喝茶吃点心的吃点心了。

“哎,我说,布料的问题就交给我们蒋家吧?”蒋浩敏在安然面前那是十分爱表现的,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我们有许多布商,而且货物也是十分的全的,再说了,我们是和合作伙伴价钱方面也是要比给别人的便宜许多的。”

不得不说蒋浩敏的最后一句话成功的让翠花心花怒放了,有便宜又好的东西不要不是傻瓜吗?翠花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点头答应了。“这个好啊,我是没问题的,只要东西又好有便宜,在哪里买不是买呢?”

还在哪里买不是买呢?翠花也好意思说出口?安然直接甩了个眼刀过去。“翠花啊,如果是旁人说这话我自然是信的,偏偏你说出来我总觉得你是不想给银子?”

翠花脸直接就红了起来,转头委屈的看向了安然。“小姐,看破不说破啊。”

“这还用说破吗?”室内温度回升了许多,了了脱下了大氅毫不留情的当中揭露了翠花。“翠花姐姐,你可知道你的眼神直接就出卖了你,人家蒋浩敏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你眼睛都放着光的。”

“嗯嗯。”嫣然也笑眯眯的跟着点头添了句。“不仅是放着光,眼睛在那一刻都放大了许多。”

“我。。。你。。你们。。。”翠花一时语结,就这么当中被戳穿了心事,真的是太丢脸了,想要求救于安然却发现安然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显然是看热闹的心态,完全不会解救自己的样子。

万幸的是蒋浩辉开了口,语气里都是笑意。“给不给银子都无妨,我只是不想在横生枝节罢了。”

说到横生枝节安然就想到了那个裁缝了,微微蹙眉将当归叫了来。“当归你过来,一会你带着人去将那裁缝师傅给我接过来,记住要不惜花重金给我请过来,就说我说的,我们的衣服有很多的样式我都直接给了他,我觉得既然九福晋能够找到这王老板,就能够找到那裁缝,裁缝死了不可惜,我只是不想我画的图被别人盗用了。”

“嗯,确实是不得不防。”十三爷嫁衣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能让任何人破坏了我们的进程。”

当归点头起身再转身朝翠花摊开了手掌,这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般的痛快。“得嘞,我这就去,翠花姐姐,给我银票呗?”

翠花的内心是多么的想拒绝啊,这些天她就花银子了,大把的银票都给了出去,每天收回来的银子却是少的可怜,她觉得自己都快有内伤了,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银票,翠花可怜兮兮的看向安然,开始打着商量。

“小姐,我们能不能请宋公子直接将人抓来啊?”

被点名的宋公子还在端着热茶准备给安然喝,就这么突然的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翠花的一脸认真,自己都开始有些哭笑不得了,这月令门都是一些取别人性命的应声,还从未做过绑架的事情,翠花是真的太敢想了。“呵呵,我到是没问题,关键是安然肯不肯这么办。”

xiazaitxt